她的日记(十四)当男人决情到这样 实在心寒

编辑:小东东 2021-01-13 15:15:16 互联网
浏览:865次
文章简介:看来我果然是不用抱有侥幸心理,一个星期内寒少再次上门,这次他的到来,让我有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他脸上虽是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带着一丝笑意,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找我,而是先去了三哥的房间。接着,西姐就让

看来我果然是不用抱有侥幸心理,一个星期内寒少再次上门,这次他的到来,让我有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他脸上虽是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带着一丝笑意,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找我,而是先去了三哥的房间。接着,西姐就让我去三哥的房间,我心里很忐忑,知道这一次难逃一劫了。

走进三哥的房间,看到他两还相谈甚欢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到我进去,寒少嘴角闪过一丝冷酷的微笑,画风一转对三哥说,靖老三,这家伙是你安排去那个局的吧?

三哥听到他提这茬,知道是来兴师问罪,赔着笑道,寒少,那天她可是我们乐逍遥的,我也是让她去见见世面,没有别的意思。

她的日记(十四)当男人决情到这样 实在心寒(图1)

没有别的意思?寒少冷笑一下,突然提高嗓子吼,你我包养的女人你给我往堆里送,你是想让她见世面还是想让我见见世面?说完手里的杯子对着三哥脸上就摔了过去。

我从来没见过寒少生这么大的气,在一边打着哆嗦,一句话都不敢说。三哥被骂的很尴尬,脸上还有茶叶渣滓,场面简直冷到了冰点。

过了一会,三哥开口了,寒少,你是深圳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得罪不起。但是我靖三在这也算是一条混江龙,今天这事情,既然你已经说出来了,是死是活你给我个说法。

寒少眯着眼睛,说,好,既然你要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之前越好这家伙20岁的时候归我,现在还有两个月,既然你犯了这么大的错,现在给她半个手续,从此以后她不属于乐逍遥了。过五年我自会放她走,她去哪儿就跟你们没有关系了。

她的日记(十四)当男人决情到这样 实在心寒(图2)

三哥不敢不从,但是很不情愿的答应了。当天我就收拾好了我所有的东西去了寒少那里,看到客厅里站着的安家平,一时间心全凉了。我不想要再来一次上次的经历,更不愿意让安家平看到我眼里的不甘。寒少似乎饶有趣味地对安家平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去乐逍遥找过她几次,西姐可是最怕我的。怎么着,在我常去的总统套房里干的可爽?

看到安家平不爽和愤怒的申请,寒少又死死捏住我的下巴,轻蔑地说,小芊,上次问你想不想我,你说不想,所以想的是我侄子家平是吧?

我眼泪簌簌滑落,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不是,他却听都不停自顾自继续说道,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啊,小芊,你姐妹们有的是看不清自己是下贱的想要自尊。你是不知死活啊。

我无言以对,但是却又说不出话,那么一瞬间我竟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安家平说话了,安寒,你别发疯了。乐逍遥那种地方,我给钱就能去,我去了她就得出台。你为难一个小姐你算什么本事?

寒少放开捏我的手,说,安家平,你给我搞清楚,她现在可不是小姐了,她是我包养的!

安家平的脸色越来越差,说不出话来。寒少却一把把我拉过来,当着安家平的面撕开了我的衣服,说,不过你还想弄她也不是不可能,跟我一起?

安家平说,你真恶心。

寒少却不管不顾在我身上抚摸起来,我死死闭着眼睛,眼泪止不住往下流。他却让我睁开眼睛,说,给我笑。这一次寒少简直像疯了一样,在安家平面前不知羞耻地上演了一出活春宫。我趴在地上像狗一样被他从后面冲刺着,这大概是我有生之年最痛苦的回忆。我在心里,决定了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见世面

见世面,拼音jìanshìmìan,是指阅历多,熟悉世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