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变勇决断,陈立即率部提前起义

编辑:小优 2021-01-12 19:48:10 互联网
浏览:112次
文章简介:保九团起义旧址—四知家塾。1949年10月15日,粤桂边纵第五支队、高州地委成功策反了广东省保安三师保九团等部队共1200人,在梅茂县博铺(今吴川梅菉镇)成功起义(史称:陈赓桃起义,俗称:梅菉起义)在

临变勇决断,陈立即率部提前起义(图1)

保九团起义旧址—四知家塾。

1949年10月15日,粤桂边纵第五支队、高州地委成功策反了广东省保安三师保九团等部队共1200人,在梅茂县博铺(今吴川梅菉镇)成功起义(史称:陈赓桃起义,俗称:梅菉起义)在策动这个整团建制的起义过程中,惊心动魄,复杂曲折,惊险万分,震撼南路。

临变勇决断,陈立即率部提前起义(图2)

车振伦

一、车振伦进驻敌营策应起义

1949年初,广东省保安第三师副师长兼第九团团长陈赓桃所部,从惠阳调防到梅菉。此前,党员李灏和陈的儿子陈孔安,曾多次与陈联系商议择机起义事宜。他们根据华南分局及广州市委指示,亦来到吴川与陈继续议事。6月,高州地委书记兼粵桂边纵第五支队司令王国强先后派出副书记林其材、陈兆荣和地委车振伦与陈会唔。9月陈赓桃明确表示愿意率部起义。10月,经高州地委决定,车振伦为组长,率领李灏、陈孔安、谢华胜、陈作屏、陈泽永、朱华基、冯柱朝、郑泰然,郑伟猷、郑启明等人组成兵运工作组,进驻敌营。

车振伦进入敌营后,成立了保九团起义指挥部,陈赓桃任总指挥,车振伦任党代表。并秘密地召开了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工作组代表有李灏、陈孔安、陈作屏、冯柱朝、谢华胜等;保九团方面的有陈赓桃、副团长庞冠英、一营营长朱伟浩、三营营长王某某与保二师保十四团副团长兼营长陈赓彬(陈赓桃的胞弟)电白县县长王德全的代表王昌怡(王德全的儿子)

粤桂边区党委对保九团起义作出指示,提出陈部要在“广州解放”后,大军向南路挺进时才起义,起义指挥部制定具体方案:当人民解放军逼近茂电信之时,陈赓桃领导保九团和陈赓彬的一个营在梅菉率先起义,王德全随后即率领电白县自卫大队在电城起义响应,联合封锁水东出海口,接着攻占茂名县高州城,进而解放信宜县城,全部控制茂、电、信、梅地区,迎接解放大军的南进。

兵运工作组根据陈孔安前段暗中摸底掌握的情况,采用秘密串连、个别谈心、分级组织的办法,很快在班排连营发展组成起义骨干力量。

二、临变决断,迅速部署,提前起义

起义工作紧张有序,正在密锣紧鼓地筹备之际,陈赓桃蓦地接到其上司薛岳急电,命令其将保九团火速开往海南岛待命。紧接着,车振伦也接到王德全送来的,六十三军三二一师兼粤桂边区“剿匪总指挥”俞英奇中将师长的部队突然乘军舰已从海上开来,将在水东登陆。结合9月下旬王德全偷偷送薛岳签发的广东省政府《内部通报》中,提到陈赓桃“有异动,要各地注意防范”的。汇集种种情况,显示派的屠刀已架在脖子上,逼使陈赓桃不能按原计划率部起义了。军情十万火急,来不及请示粤桂边区党委了,车振伦当机立断作出了新的部署,改变原定计划,陈立即率部提前起义。车连夜派人送信王国强,做好接应准备。又即南党组织抽调陈孔晋(团员)陈作勋等40多个游击小组成员补充陈部各连队,增强起义骨干力量。通过林其材茂南合水党总支书柯逵钊和兵运小组成员冯柱朝,从陈部军火库,组织秘密搬运三大船美式枪械运到合水游击根据地,分发地方武装増强实力,配合起义。命令茂南区委,协助陈部从水东出发的部队与驻防椰子村的部队,烧毁袂花河沿岸的桥梁、渡船,剪断电话线。

三、深明大义,弃暗投明,整团建制起义成功

1949年10月15日,起义指挥部下令将全团“不保险”的政工人员、特务与军官全部缴械扣押(凡经过教育,表示拥护起义的,可释放随团起义)随后,车陈两人在博铺四知家塾团部召开营、连军官(含保二师的副团长兼二营长陈赓彬率领的部队)会议,正式宣布全团起义,拥护党的领导,参加人民解放军。陈赓彬、陈孔安、郑伟猷等当场表态拥护支持起义指挥部的决定,与会的营连军官亦即先后表态,跟随陈赓桃起义。

鉴于形势紧迫,时间仓促,来不及派人王德全。车振伦只作了简短的动员,并代表高州地委和人民解放军粤桂边纵队第五支队,向参加起义的全体官兵表示:热烈欢迎大家在起义总指挥陈赓桃的率领下,弃暗投明,参加人民军队,为,解放全中国而英勇战斗。

为了避免部队的围堵追击,陈赓桃立即布置各营、连长以“移防”为名,分别将部队连夜从各地开往茂名县的分界乡一带集中,准备攻打高州城。

10月15日深夜,广东省保安三师保九团三个直属连、一个通讯排、二个营,及其胞弟陈赓彬(广东省保安二师保十四团)副团长兼营长率领的一个营等部队,共1200人参加起义。装备有八二迫击炮、六○炮十多门,轻、 重机枪一百多挺,步枪、卡宾枪八百余支,分别从梅菉、水东、椰子、公馆、羊角等驻地出发,经过一天一夜的强行军,于16日夜晚全部到达分界、泗水地段。

很快在高州城传播开:“陈赓桃率部叛变,准备攻打高州城。”令敌人胆颤心惊。广东省第七区专员兼保安司令吴斌中将也焦虑万分,连夜派出代表前往分界,要求谒见陈赓桃进行谈判,要求不攻打高州城,还企图劝陈赓桃“回心转意”

此刻,俞英奇部队已占领水东,距离高州城六十多公里。车振伦认为俞部随时可以赶到截击。高州城内敌人兵力较强,可以凭城固守待援,使起义部队容易遭到高州城敌军和俞英奇部队的包围夹击。战火会对高州古城造成严重。车陈两人商议放弃攻打高州城,既可保护高州古城,也对起义军转移有利。

于是,车振伦将计就计,向吴斌的代表提出不攻打高州城的“约法四不准”不准杀害关押在高城中的党员与人士;不准群众活动;不准出动部队攻打武装与游击区;不准掠抢民财粮食与高州城基础设施,否则必受严惩,决不手下留情。要其学习陈赓桃,才是光明出路。

后来,吴斌基本践约,没有食言,并释放了部份被捕的党员与人士。

起义部队在分界停留了三天,第四天经由茂东、茂北、直上信宜柴口,和粤桂边纵五支队汇合,直驱粤桂边境重镇—信宜县。

四、里应外合围打信宜,南路解放的第一城

信宜县城内驻军有5个自卫中队。潜伏敌营的党员陈达增,利用其担任信宜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的身份,早已在敌营内部开展瓦解敌军的工作,相当多敌兵已无心战斗。当起义部队兵临城下之际,陈达增即以谈判代表名义,于1949年10月22日早上出城到柴囗,向车振伦汇报敌情,共同商定第二天下午里应外合鸣炮攻城的战斗方案。

1949年10月23日下午三时,车振伦下令鸣炮攻城。随着炮声隆隆,震撼全城,起义部队发出最后通牒,命令信宜县城敌军投降。敌军丧魂失魄,惊慌失措,兵无战意。陈达增抓住炮震敌胆的有利时机,分别向信宜县自卫大队长麦国焜和一些中队长,讲明我党的政策,指明利害、前途。麦国焜知道大势已去,兵心厌战,无法抵抗,只好带领城内四个中队共四百多人树起白旗投诚,打开城门,迎接五支队与起义部队入城。县长陆祖光仓皇带领一个中队逃命而去。至此,五支队顺利解放了信宜县县城,顿时,全城军民倾城欢腾,载歌载舞,敲锣打鼓,庆祝南路解放的第一个县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起义

进步的革命的公开武装行动。一种含义是革命人民为反抗反动统治而举行的武装暴动;另一种含义是反动集团的部分武装力量或个别军人背叛所属的集团、投奔革命队伍。前一种起义是基本的、主要的含义。革命人民的起义大致有4种:奴隶起义、农民起义、工人起义、士兵起义。列宁指出革命人民的起义要取得胜利,必须具备一定的前提条件:起义不应当只依靠少数人的密谋,也不应当单纯依靠政党,而应当依靠先进阶级的力量;起义应在人民革命高潮时,即人民先进队伍中的积极性表现得最高的时机发动;起义还应当在敌人无法统治下去的时候,即敌人营垒中已经分崩离析、众叛亲离的时候举行。是否依据起义的前提条件来行动,是马克思主义同一切盲动主义的根本区别。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