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们是有一份书单。

编辑:小狐 2021-01-23 11:45:17 互联网
浏览:796次
文章简介:2020 年过去,2021 来临。但或许你也有这样的感受,世界并不因新年的到来,变得更好了一点。一年一年,我们尝试着 “read the world” ,也常常生发疑惑:如今的“world”还值得我们

是的,我们是有一份书单。(图1)

2020 年过去,2021 来临。但或许你也有这样的感受,世界并不因新年的到来,变得更好了一点。一年一年,我们尝试着 “read the world” ,也常常生发疑惑:如今的“world”还值得我们一读吗?

是的,我们是有一份书单。(图2)

是的,我们是有一份书单。(图3)

这份 2020 年单向畅销书 TOP 1-20 的榜单,正是由过去一年在单向空间买书的读者朋友,用每一次选择与消费,共同构筑而成。

透过这份涵盖文学、社科、思想、历史、艺术、经济等诸多领域的榜单,我们愈发体会到单向与单向的朋友之间的相互影响。相比于其他很多文化媒体、出版机构和读书网站的年度排行榜,这是一份很多读者一眼便能识别出来的、充满“单向烙印”的图书榜单。

2020 年,你可能在读项飙如何“把自己作为方法”与李诞一起“候场”重临许知远文字版的“十三邀”现场,或是与诗人余秀华“把月光落在左手上”与新人小说家淡豹观察生活的“美满”和蒯乐昊当一个“时间的仆人”跟着蒋方舟“和唯一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的人一起散步”又或是跟随托卡尔·丘克在星群间“云游”跟加缪为荒诞时代的“异乡人”发出呐喊…

两代学人,跨越北京、牛津、温州、杭州、上海五地,历时三年完成了这场谈话。从项飙教授的个人经验切入,追索一系列超越自我的问题,其中涉及对中国社会半个世纪以来的变化、知识共同体、全球化与民粹主义、人类学方等题目的思考。

这本书了一份对话实录,也给出了一种审视问题、 思维操练的方法—在自我泛滥的潮流中,如何给自己定位,在全球化的年代,如何创造性地建设身边的小世界,在思想受困的社会,如何回答宏大的命题。

候场是李诞在 2020 年初完成的一部中篇小说。这本书里,李诞写了一个叫“李诞”的人的故事。“一个在迅速扩张的大时代,一个懵懵懂懂踏入名利场的年轻人,度过激流勇进浑浑噩噩指东打西的短暂人生的成功人士,通过他的观察为我们写下了自己的证词。”

读者恐怕要把“李诞”直接认作李诞,但这是一部小说,它只是带我们来观察这样一个心灵的样本。如果说这个时代的精神就是娱乐,那么这部小说希望你听到笑声间歇时刻,那些梦想脆断的声音,你将看到这一代杰出的头脑毁于大笑,你也将看到良心、友谊、爱情,如何黏合住了这眼看就要垮掉的世界。

十三邀是许知远与我们时代中各行业、各领域内最具典型性的样本人物所展开的一场对话。他们各自以独有的视角,在个体与时代、智性与审美、自我与世界、见识与创造等各个方面进行深入的对话与交流,共同对个体与时代做出的观察与思考,全面展示出我们时代最优秀的头脑与心灵对历史、当下和未来做出的追问和探索。

图书版《十三邀》打破了节目 1 至 4 季的区隔,重新划分为艺术界、演艺界、人文知识分子、时代浪潮人物等四大领域,使得每个领域的意见、经验与心得更加具有模板作用,以不同领域中正在发生的样本,探求我们这个时代的发展切片,进而带领读者在这些对话的碰撞中重新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我们的世界也正因这样精彩的对话而变得魅力非凡。

张岪,是木心为陈丹青起的笔名。1982 年,陈丹青、木心,先后赴美,在纽约地铁相遇,此后亦师亦友,近三十年。2011 年木心去世,陈丹青开始书写木心,八年过去,乃有此集。书中以极尽写实的笔墨,慎重恳切的文字,送别木心,也为读者带回了木心。

罕有一个人的死亡,被如此细致地描摹;也罕有这样的文字,如此深情地凝视死亡。本书从终点出发,追忆木心一生文学与艺术的旅程。随着木心身后《文学回忆录》《木心谈木心》的出版,以及木心故居纪念馆、美术馆的先后落成,回顾木心在纽约开讲“世界文学史”的漫漫历程,追忆海外孤露的生活点滴、文学灵感绽放的时刻、出访英伦的旅程,更以画家的体贴与见识,缕析木心绘画的渊源与追求。再没有一个人,能这样亲切而体贴地为我们道说木心的世界。

本书是余秀华的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的全新精装版。书中的诗歌呈现了诗人对爱情、亲情、日复一日的生活的感悟,带有村庄、土地的朴实气息,混合了女性丰富、敏锐的情感神经。如果你是带着好奇去读余秀华的诗,继而便会被她诗中展现出来的奔放、丰盈、纯净的内心世界席卷,无从抗拒。

在现实中,她被贴上“农妇”“诗人”“脑瘫患者”的重重,但在诗歌中,她可以抛开这些,尽情倾吐对自由的向往,对于爱情的渴望。就如她所说,“诗歌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说不出来,不过是情绪在跳跃,或沉潜。不过是当心灵发出呼唤的时候,它以赤子的姿势到来,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它充当了一根拐杖。”

一个 17 岁以前没有上过学的人,通过自学,考取了杨百翰大学,随后又获得剑桥大学哲学硕士、剑桥大学历史学博士。塔拉·韦斯特弗是如何做到的?她又如何看待教育给她带来的人生巨变?这本韦斯特弗于 2018 年出版的自传和作不但销量达百万册,而且让她成为了 2019 年《时代周刊》评选出的“年度影响力人物”

在书中,韦斯特弗揭示了自己传奇人生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她的童年在垃圾场里摸爬滚打,父亲不允许她和兄弟姐妹上学、就医,不允许他们拥有自己的意志,在这样的环境下,韦斯特弗曾经崩溃、怯懦、自我怀疑,但是,教育为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为她展示了一种全新的可能。

青年变革者:梁启超(1873—1898)是许知远积淀多年的转型之作。梁启超生逢变革时代,他是近代转型的积极参与者,同时又是中国现代思想学术的拓荒者和奠基人。许知远试图将这位伟大人物的思想与性格、希望与挫败,内心挣扎及与同代人的争辩呈现给读者。

本书是 80 后写淡豹的第一部小说集,收录了九个短篇小说。这里有非常规的家、想得很多的人、焦急的父亲、相互隔离的中年夫妇、生怕怀孕的上班族,他们生活在人海之中,却被说不清的东西隔开。

他们受困于代际和性别关系,他们像如今几乎所有人一样,因为渴望或者压抑、因为不得已的人生际遇四处游走,却总是无法彼此理解。书中有我们当代的生活景观:寺庙、机场、商场、便利店、精神病院、快捷酒店、旅行网站…这些各式各样的人对家爱恨交织,有逃避远走,也有寄托渴望,围绕着家与幸福,作出或积极或消极的努力。

十部中短篇小说,十个余味悠长的故事:疲倦中年人危如累卵的家庭生活;垂暮者向死而生的求爱故事;令人哭笑不得总是败下阵来的;一群前赴后继排除万难也要生下孩子的女人;一次家庭内部的小型;一则关于时间的寓言,以及一场平凡的葬礼…

这其中正是疲惫、残缺、衰老、卑微和不完美的我们。日常即是史诗,普通人的生活里危机四伏,但他们依然对这个世界怀有盲目的深情。在蒯乐昊小说的世界里,我们寻得片刻的自由和最后的尊严。

本书共收录四个故事。它们发生在遥远的宇宙和不明的时代,充满幻想色彩又和我们的世界若即若离。名为“南十字星”的星球贯穿全书,它是星际漫游客,收藏宇宙间的各种奇观。

在《在海边放了一颗巨大的蛋》中,南十字星随手送出了“文明的礼物”《和唯一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的人一起散步》里,南十字星的命运与选择呼应了全球瘟疫下人类面对的困境和希望。《在重建时间》中,时间不再是从过去流向未来,而是回归它的本质;在《边境来了陌生人》中,南十字星化作一个符号和仪式,静静地倾听在一个偏僻堡垒中被讲述的真理与谎言,旁观历史如何自我重复。当世界失序,人群惶恐,小说中的主角却孤独而平静,他们选择仰望星空,与南十字星只有他们才懂的秘密。

哲学通过说理达乎道。这让哲学与艺术、等精神领域区分开来。说理并非只是展示逻辑的强制力了事,说理需要与向之说者的自我连起来。深刻的道理要透达人心。

观念的舞台上,演出着五花八门的主义 :个人主义、 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原教旨主义、科学主义,更不消说 消费主义。唱都在唱,但没有互相聆听,热闹之余,我们这个 时代始终没有培育起厚重的意义。在没有绝对标准的世界中寻求贯通之理,辨别虚幻与真实,对于思想者来说,还是一件刚开始学习的课业。

单读·十周年特辑首次推出上下两册,时间的移民与在世界的门外

上册聚焦“时代性”将目光从难以名状的此时此刻移开,转向人类社会在不同年代里的文化状况,试图追问:互联网与新技术是如何影响社会心理,大众文化如何慢慢吞噬社会,都市与乡村的关系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 。

下册退后一步,聚焦“空间性”勾画纽约、柏林、开罗、等城市的文化图景,通过文学和历史的方式重游布罗茨基、本雅明、阿斯旺尼等人生活与工作过的地方,在保守主义民粹主义泛滥的今天,重新成为世界的陌生人,也重新发现自我。

这是一个令人心碎却无能为力的故事。痛苦的际遇是如此难以,好险这个世界还有文学。这是一部惊人而特别的小说,小说既具有高度敏锐的感受力、又是一个近距离目击者,使这整件事像一个“的标本”那样地被保留下来。

整本书反覆地、用极度贴近被侵害者的视角,直直逼视那种“别人夺去你某个珍贵之物”的痛苦──且掠夺之人是以此为乐。

当代华语文学世界罕见的佳作,一部向死而生的文学绝唱。

我们每天收到无数纷繁复杂的信息,看到各种光怪陆离的现象,世界是复杂的。世界又并不复杂,只是你需要一双慧眼。经济学是一种帮助你成为明白人的智慧,它是观察世界的视角和态度,而不是一堆函数、公式和图表。

薛兆丰老师善于把复杂的现象用简单直接的方式说清楚。这本书讲解了生活中不可能绕过的经济学核心概念,比如稀缺、成本、价格、交易、信息不对称、收入等与个人生活密切相关的知识,通过大量真实案例的经济学分析,更实际、更有趣、更深入和彻底地将经济学思维运用于各种实际场景,帮你绕过经济学花招,理解现象背后的经济逻辑,从而启发你将同样的思维运用到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去。

书画家林曦从自己十年来面向零基础成年人的教学经验出发,将多年来对于书法的认识、思考、体悟凝练成书,为热爱传统文化的读者了学习和实践的可能。

书法课全面呈现了学习书法的方法,将“心手相应,知行合一”的理念贯穿于始终,涵盖具体技艺的练习、学习的步骤、功夫的积累与精进、学习心态的调整落定、书法的内涵与意义、艺术欣赏的方法等各个方面。随着学习的深入,“书法”这个词便渐渐从一个平面的概念,生长成一整个。它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根基,通过技艺的修习,帮助我们形成新的视角,亲近传统文化,感受艺术之美,通过学习和实践和所得滋养自我与当下的生活。

荒诞主义是什么?凭什么在诺贝尔文学奖上占据一席之地?

西方现代派文学可以称为广义的荒诞派文学,荒诞性在作品中往往具体化为生活意义的虚无、和谐关系的丧失、人的异化等等主题,从而使荒诞派文学中的审美意象具有了不同于传统文学的审美特质。加缪用简洁又冷漠的语言,讲述人们混乱无依的孤苦灵魂,成就了这本荒诞主义的开山之作:《异乡人》

单读24·走出孤岛:水手计划特辑是单读在话题、内容与设计上的又一次自我革新,集中展示单向街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文学活动“水手计划”的作品成果。

云游是一部星群小说,用托卡尔丘克自己的话说,“星群组合,而非定序排列,蕴含了真相。”是一部源于候诊室的书,找医生验血,候诊时突然意识到对自己的身体几乎没有认识,研究开始了,甚至为此一整年在阿姆斯特丹研究解剖学;是一部由 116 个或长或短章节组成的长篇小说。

书围绕两个不断交织的主题—旅行和人体保存—虚构的故事、发生过的真事、思想性的片段,一圈圈地排布,身体、旅行、飞行及运动的隐喻性和形而上等问题,随着人的身体在世界中的运动这个主线而展开。

在世界文明存在与变化的剧烈大潮之中,中国如何自处,如何看待自身的历史与文化?中国从何处来,中国文化从何处来,又要向何处去?

这本《万古江河》即心怀中国文化的著名史家许倬云先生交出的一份答卷,也是为今天中国人撰写的历史,为中国文化的成长发展作的一部传记。

是的,我们是有一份书单。(图4)

杭州市拱墅区丽水路 58 号

电话:

单向在杭州

id:OW_hangzhou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木心

木心(1927年2月14日---2011年12月21日),原名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诗人、文学家、画家。1927年生于乌镇东栅。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毕业。1982年定居纽约。木心先生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中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和传奇人物。2011年12月21日凌晨3时,木心在故乡浙江乌镇逝世,享年84岁。木心是陈丹青的导师。

网友评论